关于法学

法律思维的核心要义就两点:

  • 凡事都得问一句“凭什么”,即寻找法律依据,或称为请求权基础。

  • 凡事都有例外情形,在法律里通常体现为但书,“但……的除外”。

举个例子,某天我们坐在单位楼下的食堂吃外卖,老板娘过来说不允许我们吃外卖,只能在她那里消费了才能坐这里吃。我冲口一句“凭什么”,她说因为这里是她租下来的。我想了一下,从物权法上来讲,她租了场地,拥有了这片区域的用益物权,物权是排他的,所以她有权要求出去。

请求权基础思维方式是对一个律师的基本要求,我们遇到问题时,不能离开法律依据而谈常识、谈道德、谈直观感觉。

能够找到例外情形的律师是更有价值的律师,往往能帮你打赢官司。更牛逼的律师是能够跳出争议的局部视角,而放眼整个法律体系的,并从体系上推翻你的请求权基础。直白地说,就好比换了一种思路,导致原先的思考全部重来。所以最好的律师往往是精神病,因为精神病人思路广。

具备法律思维后的工作方式就变成,先按自己理解猜一个假说,然后按上述两个凡事思维去验证。